主页 > 兼并收购 > works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兼并收购 >

鼓励兼并应破门第观念

来源:北京公司律师   网址:http://www.zichaw.com/  

  

  企业兼并,如同儿女联姻,只要两情相悦,政府本不应横加限制。可实际经济生活中,由于“门第观念”的影响,政府通常要把企业按所有制,分成三、六、九等,并开出高低不同的“聘金”。比方国有企业兼并国有企业,政府就允许其享受“挂账停息”和“分期还本”的优惠政策;而若民营企业兼并国有企业,非但不能享受同等待遇,还必须一次性替被兼并国企还清所有债务。这种不公平的对待,使得不少当初愿意兼并国企的民营企业,最后不得不打了退堂鼓。近年来,这种“嫁者” 有情,“娶者”有意,但却因“娘家人”要价太高,而令“婚事”告吹的实例,绝不在少数。

  不久前我在四川绵阳作调研时,就听当地企业界人士非常惋惜地谈起过这样一件事:该市有一家国有外贸裘皮厂,因经营不善,已连续3年亏损。为盘活其资产,保住1000多名职工的饭碗,政府先后动员了5家国有企业去兼并,但由于裘皮厂负债过重,这几家国有企业都退避三舍。倒是该地有一家民营企业毛遂自荐,愿意出资购买该厂的存量资产,并承接该厂所有的职工,条件是享受国有企业在兼并中的待遇,即暂时把裘皮厂580万元的银行贷款先挂账,待兼并后企业有了盈利,再逐年还清。事情就在这里僵持起来,由于国家目前还没有正式文件,允许民营企业在兼并国企时,可以享受与国有企业同样的优惠政策,因此,裘皮厂的主管部门与债权人中国银行,便不敢贸然答应让其挂账停息,也就是说,这家民营企业在兼并时,不仅要一次性付清裘皮厂的资产现值,而且还要替其一次性偿还 580万元的银行债务。

  结果可想而知,双方由于达不成一致意见,兼并被迫搁浅,国有“丑姑娘”仍就只得“待字闺中”,“出嫁”无期。这件前景原本看好的事情,为什么最后却无果而终?问题的症结,恐怕还在政府方面,在于政府要讲“门当户对”,担心吃亏。尽管党的十五大已明确指出,要实行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,但实际上非国有经济与国有经济,在许多政策待遇上仍然不能同日而语。就企业兼并而言,国有企业兼并国有企业,在政府看来,是“城市姑娘”嫁给了“城市小伙”,身份没有改变,自己倒贴钱也无妨;而如果是民营企业兼并国有企业,就意味着“城市姑娘”要到“农村”去当“媳妇”,无论自己的“姑娘”多么“丑陋”,也无论要“娶” “她”的“农村小伙”多么有本事,“娘家”仍然觉得吃了亏,于是,冷脸相向不说,“彩礼”也没得商量。如果“农村小伙”认为这门“亲事”,既昂贵又伤自尊心,自然不愿意过分纠缠,这样,本来可以谈成的“婚事”,最后只得告吹。那么,究竟挂账停息、分期还本的优惠政策,是否也应该给予民营企业?我认为,只要我们有一个务实的态度,这个问题其实不难弄清楚。政府之所以鼓励亏损企业寻求兼并,目的无非是想激活这块“死资产”,使企业扭亏转盈,福及社会。

  既然如此,那么政府在对待兼并问题时,就不应过于看重企业的“出身”,而应该遵循 “三个有利于”的标准,看其是否真有能力把该企业搞好。如果民营企业确有实力,并能为社会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,那么,把“绣球”抛给民营企业,我看就未尝不可。从另一方面来说,目前寻求兼并的国有企业,一般都亏损严重,有的甚至资不抵债,而现在我们的国有优势企业,可说是凤毛麟角,在这种形势下,愿意出来兼并亏损企业的,那就更是少之又少。如果我们只把眼光盯在这为数不多的国企上面,那势必是自我作茧,最终恐怕会“年事蹉跎”。相反,近年来的民营企业,发展却显现一派生机,甚至有的已具备了相当的实力和规模,如果我们再给它们一片更为广阔的天地,最终增强的,还不也是我们的综合国力吗?讨论到这里,也许人们还会担心:如果在兼并中给予民营企业同样的待遇,会不会出现大量的民企兼并国企,从而动摇国有经济主导地位?我想,这恐怕也同时是政府的一大顾忌。其实,这一担心完全不必要。因为目前的重亏国有企业,国有资产基本已被亏光,剩下的也主要是银行对企业的债权。如果该企业不被兼并,不仅其资产毫无价值,而且债务也无法收回,拖到最后破产,呆账还得要由国家来冲销。

  而如果采取挂账停息的鼓励政策,让优势民营企业来购并,那么,国家至少有一部分资产净值可以变现收回,而且还帮银行找到了偿债的还主。尽管实行这种挂账停息政策,银行会受一些利息损失,但本金能在 5至7年内收回,总比血本无归要好得多。更何况,由于兼并后存量资产得以盘活,效益提高,企业从吃财政补贴,转变为向国家交纳税金,从纯消耗,变为积极创造财富,这无论对企业还是对政府,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。至于国有经济的主导地位,也丝毫不会受损。十五大报告已经明确指出:国有经济的主导作用,主要是体现对关系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的控制力。在这个前提下,国有经济比重减少一点,并不会影响它的主导地位。相反,把退出来的国有资本,集中转移到交通、通信、金融、能源等命脉行业和关键领域,会更有助于增强国有经济的控制力,加强公有制的主体地位,巩固社会主义制度。看来,当前要推动这件事情,首先还得靠政府破除门第观念,同时,地方也应大胆实验,率先突破。多年来的改革实践证明,突破在地方,规范在中央,这是我们取得成功的一条基本经验。可以设想,如若没有80年代初安徽凤阳县承包制的突破,就不可能有今天农村改革的大好形势;如若没有山东诸城股份合作制的突破,也就没有我们今天放小的局面。鲁迅先生说过,地上本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,也便成了路。而现在路就在脚下,就看我们敢不敢一步迈出去。

  • 姓名:宋玉杰
  • 电话:13911514475
  • 邮箱:syj@yidalawyer.com
  • 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东大桥路8号尚都国际中心1501